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张明楷:论减轻处罚与免除处罚
基于刑罚的正当化根据,量刑情节分为影响责任刑的情节与影响预防刑的情节。司法机关应当积极适用减轻处罚的规定,对于具有“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情节以及两个以上减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可以下降两个量刑幅度裁量刑罚。对于没有造成损害的中止犯,必须免除处罚;对于没有具体的免除处罚情节的被告人,不能直接适用刑法第三十七条免除处罚。详细>>
著者:张明楷 来源:《人民检察》2015年第7期 2016-03-25
李山河:裁量活动与量刑规范:论确定刑罚的基础
国家确定刑罚的正当性建立在对刑罚预防效果的假设之上,但实际刑罚裁量却只是一个以确定行为严重性为导向的、仅对有限报应性变量进行笼统性评价的活动,而刑罚的预防目的却始终处于边缘化位置。因此,从实际刑罚裁量中并不能得出说明国家确定刑罚正当性所需的预防性效果。事实上,刑罚裁量始终只是一个建立在与不法相抵偿这个单一目的之上的活动,行为严重性决定了刑罚的严厉性,作为决定刑罚严厉性的量刑基础,行为严重性应当取代刑法所规定的“所犯罪行”与“承担的刑事责任”。详细>>
著者:李山河 来源:《政法论坛》2015年第6期 2016-03-25
刘军:减轻处罚的功能定位与立法模式探析
我国《刑法》规定的减轻处罚量刑情节在立法上存在诸多弊端,减轻处罚适用原则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司法困境,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刑法规定的量刑过程一般包括选择刑罚幅度、形成处断刑、决定宣告刑三大阶段。加入了处断刑环节的量刑,是一个从一般到特殊再到个别的过程,符合基本的思维规律与习惯,并能够很好地处理量刑情节的竞合等问题,具有独特的优势。我国《刑法》有必要考虑借鉴域外立法模式,考虑增加处断刑的阶段,以完善量刑过程、缜密量刑思维。详细>>
著者:刘军 来源:《法学论坛》2015年第3期 2016-03-25
王扬、刘晓莉:生产、销售假药罪刑罚失衡的量刑防范
刑罚失衡关涉法治建设和社会安定,区别于因罪责刑相适应、量刑个别化原则而产生的刑罚合理差异。《刑法修正案(八)》加剧了生产、销售假药罪刑罚失衡的程度,该危害在客观上表现为立法规范的罪刑失衡和司法适用的量刑失衡,在主观上表现为思想观念的局限和思维方式的僵化。刑罚失衡的显性原因是立法技术缺陷与司法裁量失范,隐性原因则是职业素养的欠缺和法律权属的冲突。刑罚失衡的量刑防范应基于实体和程序两个层面,包括合理确定量刑基准、规范酌定量刑情节、弱化审判主体职权、强化控诉主体职权和赋予其他参与主体相应权利。详细>>
著者:王扬、刘晓莉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 2016-03-25
冯卫国、张向东:被害人参与量刑程序:现状、困境与展望
被害人参与量刑程序是量刑程序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具有重要意义。从当前试行效果看,这一制度设计在实践中遇到一些困境。2012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为被害人参与量刑程序、发表量刑意见预留了足够空间。未来应区分“被害人影响陈述”与被害人的量刑意见,处理好被害人的量刑意见与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的关系,进一步完善具体的制度设计。详细>>
著者:冯卫国、张向东 来源:《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第4期 2016-03-25
王利荣、娄永涛:规制量刑权的路径探析
量刑权属德沃金言下的弱自由裁量权,具有实现个案事实与刑法规范无缝对接彰显社会正义与保护人权的价值。量刑虽是一项具有浓郁能动司法色彩的活动,但量刑权的行使却不能简单墓于正当、合理的名义。而是首先应遵循一套实体规则,这个实体规则以责任刑法为价值墓础,背靠法律人经验,思维步骤符合认知规律且历经实践检验;同时为确保实体规则得以一体遵循,还须设置和运行量刑程序,最终促使法官判罚说理,重树司法信度和效度。详细>>
著者:王利荣、娄永涛 来源:《中国刑事法杂志》2013年第11期 2016-03-25
赵秉志:中国死刑立法改革新思考
中国当前的死刑立法改革应以非暴力犯罪为重点,成批量废止死刑罪名,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废止非致命性暴力犯罪的死刑,同时严格致命性暴力犯罪死刑的立法;进一步提高死缓犯执行死刑的门槛,明确死缓的地位和适用条件;将联合国公约要求的“最严重的罪行”标准和中国死刑政策立法化,完善死刑适用标准;改进老年人免死制度,创建哺育期母亲、精神障碍人、聋哑人等其他特殊主体免死制度。详细>>
著者:赵秉志 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5年第1期 2016-03-25
莫然:应然与实然之间的距离:未成年人量刑实证研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明确规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量刑时应当充分考虑的5个酌定量刑情节: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和一贯表现。司法实践中,法院在量刑时如何衡量以上酌定情节,它们对量刑活动能否产生立法者所期待的影响?这个问题颇具研究价值。通过对某市两级法院近3年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判决书共350份为样本,对以上酌定量刑情节对判决结果的影响进行分析,除了“犯罪年龄”对量刑结果有显著影响之外,其他4个情节的影响皆不显著。详细>>
著者:莫然 来源:《政法论坛》2015年第4期 2016-03-25
吴瑞益:“估堆量刑”与“必减主义”之省思
量刑规范化改革是规范裁量权,实现量刑公正均衡,提高执法公信力和权威的重要保证,是推动社会矛盾化解、完善社会管理创新、促进公正廉洁执法的重要举措。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量刑实践中,不断完善有别于成年人的未成年人犯罪量刑标准,同步推进量刑的实体性与程序性规范,借助于现有的未成年人刑事审判制度及创新举措,构建起符合我国刑事审判特点的未成年人犯罪规范化量刑模式。详细>>
著者:吴瑞益 来源:《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京)2015年第20155期 第68-81,24页 2016-03-25
刘静坤:量刑程序改革对诉讼制度的影响及前瞻
量刑规范化改革应在已有改革成果基础上,进一步分析量刑程序改革对诉讼制度的深层次影响,并从三方面对改革完善相关诉讼程序:以定罪、量刑问题是否存在争执为前提设计不同的审判程序,以量刑事实的精细化及证据为内容完善制度,以量刑程序改革为切入点适当规范上诉程序。详细>>
著者:刘静坤 来源:《量刑研究》第2卷 2016-03-25
郭泽强:量刑规范与自由裁量关系论纲
量刑规范化与自由裁量权表面上在量刑活动中是两个存在冲突的目标,前者是为了实现类案的划一性,而后者是为了实现个案的个别化,但实质上二者在实现公正的终极价值上又是殊途同归的。在我国量刑规范化改革的背景下,量刑起点和基准刑的确立自由裁量余地仍较大,只有把握法官能动与精密制导之思辨的动态平衡才能在正确处理好量刑规范与自由裁量的关系。详细>>
著者:郭泽强 来源:《量刑研究》第2卷 2016-03-25
孟静涛、秦颖:论累犯情节从重处罚的节制
累犯制度是一项重要的刑罚制度。作为量刑情节的累犯,是刑事审判中的常见从重情节。然而,在量刑实践中,对累犯处罚力度过大,有过度评价之虞,故有必要全面检讨累犯情节从严处罚的法理根据,检视存在的问题,以期实现累犯情节适用的正义性。详细>>
著者:孟静涛、秦颖 来源:《量刑研究》第2卷 2016-03-25
崔 磊、杜远敏:科学构建未成年人案件量刑建议听证制度
为有效保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利益,笔者建议在审查起诉环节,构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量刑建议听证制度。一是通过听证程序,检察机关可以更为全面地了解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成长经历、生活环境、犯罪成因等个人情况,对科学确定量刑建议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二是可进一步印证案件事实,完善证据体系。三是科学、合理地确定量刑建议,可防止量刑失当。详细>>
著者:崔 磊、杜远敏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