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叶小琴、赵忠东:立法与司法的互动:以650份侵犯个人信息犯罪刑事判决书的定量分析为例
以2014-2016年判决生效的650份侵犯个人信息犯罪的判决书为样本进行定量分析发现:《刑法修正案(七)》第七条出台后,随着网络向纵深发展,静态的刑法文本并不能涵盖复杂的犯罪样态,存在处罚漏洞。司法机关在罪刑法定原则约束下谋求处罚必要性与文字核心含义距离之间的平衡,通过解释法律弥补处罚漏洞的作法有“造法”之嫌。详细>>
著者:叶小琴、赵忠东 来源:《法治社会》(广州)2017年第3期,第30-39页 2018-04-13
刘本露交通肇事案
行为人因无证驾驶导致交通事故,受伤在医院治疗时,其谎报身份,且拒不向公安机关如实交代肇事经过,其行为是否构成肇事逃逸。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8-03-10
李长战故意杀人、抢劫死刑复核案
行为人出于报复心理,与同案犯共谋抢劫、杀害被害人。行为人除向同案犯提供相关信息外还驾车将同案犯送达犯罪现场。之后,同案犯暴力劫取财物并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行为人并未直接实施杀害被害人的行为,能否认定行为人在此次犯罪中系主犯。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法庭 来源: 2017-12-29
花荣盗窃案
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携带凶器进入受害人家中实施盗窃行为,能否依据罪刑法定原则判处行为人有期徒刑。详细>>
著者: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2014)沪二中刑终字第285号 2017-12-29
卫梦龙、龚旭、薛东东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案
详细>>
著者: 来源:最高检察院指导性案例第36号 2017-12-28
董亮等四人诈骗案
详细>>
著者: 来源:最高检指导案例第38号 2017-12-23
毛建文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时间从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时起算。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有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等拒不执行行为,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的,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性案例第71号 2017-12-23
合同诈骗罪的特殊类型之“两头骗”:定性与处理
在“两头骗”中,存在前后两个欺骗行为:行为人通过第一个行为骗取财物以后,又以此为工具,实施第二个欺骗行为。“两头骗”并不是两个欺骗行为的简单相加,而是在两个欺骗行为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性。“两头骗”具有民刑交叉的性质,其法律关系较为复杂。详细>>
著者:陈兴良 来源:《政治与法律》2016年第4期 2017-12-13
故意杀人罪中“情节较轻”的具体认定
关于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一直是法律界比较关心且争议不断的话题,那么司法实践中究竟是如何把握和认定的呢,希望以下的两个案例能为大家提供一些帮助!详细>>
著者: 来源:刑事法律圈 2017-05-21
祝贵财等贪污案——如何区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和贪污罪
如何区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和贪污罪?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至五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5年第2辑总第103辑) 2017-05-21
胡俊波走私、贩卖、运输毒品,走私武器、弹药案
公安机关根据被告人供述抓获共同犯罪同案犯的,不应认定被告人有立功表现。在审判实践中应当注意审查被告人自身是否参与其供述的罪行、审查检举的罪行是否查证属实、审查供述线索来源是否合法。被告人如实供述并协助抓获上、下家,其协助延伸侦查的行为,有助于司法机关打击毒品犯罪产业窝点、链条,反映出被告人具有真诚悔罪的心态,应当认定被告人有立功表现。对被告人的立功行为是否从宽处罚,应当根据“功是否足以抵罪”的情况而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8
凌万春、刘光普贩卖、制造毒品案
对毒品共犯要坚持从严打击的方针,也要严格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存在多名主犯的犯罪案件中,要准确认定共犯的地位和作用,确定罪责轻重。在毒品中添加非毒品物质不构成制造毒品罪,其主观目的并不是制造出一种新类型的毒品,其客观行为上既没有严格的比例配置规范要求,也没有专业化的配比工艺程序,还不足以达到改变毒品成分和效用的程度,没有形成新的混合型毒品,不属于制造毒品的行为。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8
李冉寻衅滋事案
法院依法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但罪名不当的,可以变更罪名。法院变更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应当遵循一定的原则和相应程序,即拟认定的新罪名所依据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须具有同一性,简言之,即必须是同一被告人和同一犯罪行为。具体操作程序上,应当听取控辩双方意见,分类把握应当重新开庭的尺度,兼顾诉讼效率与被告人的辩护权。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8
田友兵敲诈勒索案
暂予监外执行是一种特殊的刑罚执行方式,不是对服刑人员的一项鼓励性措施,而是监狱机关对不适宜继续关押在监狱中的服刑人员采取的一项体现人道主义精神的刑罚变通执行方式。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暂予监外执行并不当然中止。对于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但在暂予监外执行完毕后才发现的,无须数罪并罚,只须单独对所犯新罪定罪且在法定刑幅度内酌情从重处罚即可。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8
汪李芳盗窃案
虽然有关规定以被盗物品价格的有效证明确定被盗物品价值,未考虑个别情况下返利对个体定价的调整影响,但其精神主旨贯彻了实事求是和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原则。刑事案件中对被盗物品的估价属于资产评估的一种,应当同样适用资产评估的基本原理,资产评估中的市场价值是指资产在评估基准日公开市场上最佳使用状态下最有可能实现的交换价值的估计值。被害单位在被告人盗窃既遂后取得返利,在评估被窃手机SIM卡价值时宜采用成本法扣除返利。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7
张甲、张乙强奸案
共同轮奸犯罪案件中,其中某行为人的强奸行为是否得逞,不影响对各行为人具有轮奸情节的认定。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人强奸行为已得逞,未得逞的行为人亦应认定为强奸犯罪既遂。强奸行为未得逞的行为人是否认定为共同犯罪的从犯,应当根据其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认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7
屠桂军等故意杀人案
认定多人共同犯罪案件中“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关键是对在案言词证据进行综合判断、运用。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纵向分析,从宏观上判断该言词证据是否可信;进行横向分析,从微观上判断哪些言词证据可采信;进行反向分析,合理排除证言、供述之间的矛盾;进行立体分析,将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指向一致的部分,结合案件其他事实证据,判断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最终确定“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7
刘本露交通肇事案
实践中有的肇事者因在事故中受伤而没有现场逃跑的条件,却在治疗中见机逃离;有的肇事者将伤者送到医院抢救后发现伤势严重或者死亡,则留下假名、假电话后失踪。这些情况同样体现出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加深,加大了案件的侦破难度,增加了被害人生命财产损失的风险。因此只要是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的行为,都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同时,将逃逸行为仅限定在事故现场值得商榷,对于交通肇事后逃离行为也不能一概认定为交通肇事逃逸。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11-07
袁珏行贿案
通过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以达到规避竞争而取得特殊利益的目的,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依法构成行贿罪。“被追诉前”通常是指司法机关立案侦查之前,行贿罪是否“被追诉”应当以检察机关是否立案为准。行贿人在检察机关对其立案前向纪检监察部门、司法机关交代行贿事实、举报受贿人的受贿行为,属于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的情形。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11-07
刘某贪污案
对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而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案件,应当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不能减至免予刑事处罚。而对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的案件在减轻处罚时更应当遵循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的原则。对法定量刑幅度已是最低量刑幅度的案件适用减轻处罚情节不应当判处免予刑事处罚。总之,当案件没有法定免除处罚情节时,原则上不应适用减轻处罚情节对被告人减至免予刑事处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