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邓玮铭盗窃案
处于故障状态的人工智能系统和机器因已经丧失独立的意思表示能力,其作出的决定不能代表其管理者的真实意志,亦不能代表其管理者真正“处分”财物。利用出现系统故障的网络第三方交易平台无偿获取游戏点数,且造成他人损失数额较大的行为,应当构成盗窃罪。网络游戏点数等虚拟财产的价值可以参考网络运营商对互联网财产的定价方法计算。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2集(总第85集) 2016-11-07
孙超等抢劫、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
对于人民法院第一审裁判按照第二审程序提出抗诉的,应当在法定期限内由同级人民检察院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一级人民检察院通过全案审查后可以支持或者撤回抗诉,但无权追加或者变更抗诉内容,对于增加的抗诉对象,应当驳回。上下级检察机关在抗诉程序中的权力、职能不同,不能因两者系垂直领导关系而将两者混同。抗诉期限届满后,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在支持抗诉时增加抗诉对象,对被告人的权利造成实质损害,违反了抗诉期限的法律规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2集(总第85集) 2016-11-07
胡晓明:居间介绍者与毒品交易方构成共同犯罪
2013年7月4日,公安特情人员罗某生经被告人庄凯思介绍给被告人陈维有商议购买毒品事宜。经双方商定,由陈维有以22万元的价格贩卖3000克冰毒给罗某生介绍的买家。7月5日凌晨2时许,陈维有、庄凯思与罗某生会合,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公园附近等候他人送来毒品。详细>>
著者:胡晓明 来源:《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17期 2016-10-09
胡俊波走私、贩卖、运输毒品,走私武器、弹药案
公安机关根据被告人供述抓获共同犯罪同案犯的,不应认定被告人有立功表现。在审判实践中应当注意审查被告人自身是否参与其供述的罪行、审查检举的罪行是否查证属实、审查供述线索来源是否合法。被告人如实供述并协助抓获上、下家,其协助延伸侦查的行为,有助于司法机关打击毒品犯罪产业窝点、链条,反映出被告人具有真诚悔罪的心态,应当认定被告人有立功表现。对被告人的立功行为是否从宽处罚,应当根据“功是否足以抵罪”的情况而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凌万春、刘光普贩卖、制造毒品案
对毒品共犯要坚持从严打击的方针,也要严格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存在多名主犯的犯罪案件中,要准确认定共犯的地位和作用,确定罪责轻重。在毒品中添加非毒品物质不构成制造毒品罪,其主观目的并不是制造出一种新类型的毒品,其客观行为上既没有严格的比例配置规范要求,也没有专业化的配比工艺程序,还不足以达到改变毒品成分和效用的程度,没有形成新的混合型毒品,不属于制造毒品的行为。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李冉寻衅滋事案
法院依法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但罪名不当的,可以变更罪名。法院变更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应当遵循一定的原则和相应程序,即拟认定的新罪名所依据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须具有同一性,简言之,即必须是同一被告人和同一犯罪行为。具体操作程序上,应当听取控辩双方意见,分类把握应当重新开庭的尺度,兼顾诉讼效率与被告人的辩护权。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田友兵敲诈勒索案
暂予监外执行是一种特殊的刑罚执行方式,不是对服刑人员的一项鼓励性措施,而是监狱机关对不适宜继续关押在监狱中的服刑人员采取的一项体现人道主义精神的刑罚变通执行方式。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暂予监外执行并不当然中止。对于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但在暂予监外执行完毕后才发现的,无须数罪并罚,只须单独对所犯新罪定罪且在法定刑幅度内酌情从重处罚即可。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汪李芳盗窃案
虽然有关规定以被盗物品价格的有效证明确定被盗物品价值,未考虑个别情况下返利对个体定价的调整影响,但其精神主旨贯彻了实事求是和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原则。刑事案件中对被盗物品的估价属于资产评估的一种,应当同样适用资产评估的基本原理,资产评估中的市场价值是指资产在评估基准日公开市场上最佳使用状态下最有可能实现的交换价值的估计值。被害单位在被告人盗窃既遂后取得返利,在评估被窃手机SIM卡价值时宜采用成本法扣除返利。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张甲、张乙强奸案
共同轮奸犯罪案件中,其中某行为人的强奸行为是否得逞,不影响对各行为人具有轮奸情节的认定。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人强奸行为已得逞,未得逞的行为人亦应认定为强奸犯罪既遂。强奸行为未得逞的行为人是否认定为共同犯罪的从犯,应当根据其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认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屠桂军等故意杀人案
认定多人共同犯罪案件中“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关键是对在案言词证据进行综合判断、运用。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纵向分析,从宏观上判断该言词证据是否可信;进行横向分析,从微观上判断哪些言词证据可采信;进行反向分析,合理排除证言、供述之间的矛盾;进行立体分析,将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指向一致的部分,结合案件其他事实证据,判断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最终确定“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刘本露交通肇事案
实践中有的肇事者因在事故中受伤而没有现场逃跑的条件,却在治疗中见机逃离;有的肇事者将伤者送到医院抢救后发现伤势严重或者死亡,则留下假名、假电话后失踪。这些情况同样体现出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加深,加大了案件的侦破难度,增加了被害人生命财产损失的风险。因此只要是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的行为,都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同时,将逃逸行为仅限定在事故现场值得商榷,对于交通肇事后逃离行为也不能一概认定为交通肇事逃逸。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集(总第87集) 2016-06-20
袁珏行贿案
通过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以达到规避竞争而取得特殊利益的目的,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依法构成行贿罪。“被追诉前”通常是指司法机关立案侦查之前,行贿罪是否“被追诉”应当以检察机关是否立案为准。行贿人在检察机关对其立案前向纪检监察部门、司法机关交代行贿事实、举报受贿人的受贿行为,属于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的情形。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刘某贪污案
对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而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案件,应当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不能减至免予刑事处罚。而对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的案件在减轻处罚时更应当遵循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的原则。对法定量刑幅度已是最低量刑幅度的案件适用减轻处罚情节不应当判处免予刑事处罚。总之,当案件没有法定免除处罚情节时,原则上不应适用减轻处罚情节对被告人减至免予刑事处罚。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尚娟盗窃案
对于“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情形,要结合自首的本质特征进行认定。“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成立自首必须是犯罪嫌疑人能逃而不逃,“能逃而不逃”必须依据客观条件进行认定。“现场”不限于作案现场,在作案现场以外的其他场合,如果犯罪嫌疑人明知他人报案,而自愿等待抓捕,且无拒捕行为,如实供述罪行的,同样体现了犯罪嫌疑人的主动性和自愿性,也应当认定为自首。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胡建明抢劫案
对于翻供案件,既不能简单采信其以往所作供述,也不能轻易否定其翻供理由或无罪辩解,而应当兼顾正向的证实与反向的证伪。既要求在案证据指向明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完整证据体系,也要求证据采信和事实认定上的疑问能得到排除。办理死刑案件特别是翻供案件,应当严格按照“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通过正向肯定和反向否定的双向分析,在证据审查和采信环节严格把关,形成严密的证据体系,排除合理怀疑,确保准确认定案件事实。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王伟华抢劫案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依法对盗窃罪不负刑事责任,因此,不具备转化型抢劫罪的基础,相对刑事责任能力年龄的人不能成为转化型抢劫罪的犯罪主体。对于行为人未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的情况,判决主文应表述为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徐凤抢劫案
主要犯罪事实是指对犯罪嫌疑人行为性质的认定有决定意义的事实、情节以及对量刑有重大影响的事实、情节。重大量刑事实主要是指对犯罪嫌疑人应适用的法定刑档次是否升格或降格具有重大影响的事实、情节,以及在总体危害程度上比其他部分事实、情节更大的事实、情节,即应区分已如实供述与未如实供述部分的严重程度。翻供仅指用虚假的事实供述推翻先前真实的事实供述这一种情形,而影响自首成立的翻供时间必须是在第一次如实供述后至一审判决前的阶段。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陈黎明故意伤害案
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因有漏罪而被起诉,在漏罪审理期间又故意犯新罪,认定属于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的情形,符合刑法总则关于死刑的相关规定和立法本意,且并不改变罪犯因前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期间的起算日期,因此应当依法核准执行死刑。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集(总第86集) 2016-06-20
陈继明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对淫秽物品的认定要重在对实质内容的把握,亦要从网站建立目的和建立后从事的主要活动来把握。行为人明知他人建立淫秽网站收取广告费牟利,仍申请成为网站的版主,对网站进行管理、编辑和维护,从而吸引更多的网民进行点击和浏览,其行为对他人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起到了帮助作用,应当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共犯。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2集(总第85集) 2016-06-20
蔡轶等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案
在认定“组织卖淫”与“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时不能简单地以作用大小为标准,而应根据组织与协助组织行为的分工来认定。在组织卖淫活动中对卖淫者的卖淫活动直接进行安排、调度的,于组织卖淫罪的行为人,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论处。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犯,起次要作用的是从犯,从犯当然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论处。对卖淫活动形成了有效管理与控制,并非仅仅为卖淫者提供卖淫场所,不能认定为容留卖淫罪。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2集(总第85集) 2016-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