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张志超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根据《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以下简称《立法解释》)的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同时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及非法控制特征。非法控制特征也被称为危害性特征,是指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非法控制特征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最本质、最核心的特征,正确理解和把握这一特征对于准确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刘烈勇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非法控制特征(也即危害性特征)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非单纯为了实施犯罪而存在,其往往谋求在一定地区范围内或者特定行业内形成一种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使正常的社会管理和行业管理制度不能得以运行,借以公然对抗主流社会。此特征在以刘烈勇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范泽忠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在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需深刻领会“相济”的含义,着重体现“严中有宽,宽以济严”的政策精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严重破坏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社会危害性大,应当作为严惩的重点,依法从严处罚。但是,“总体从严”绝不是对涉案的每个被告人都一概判处重刑。“相济”的核心是刑罚个别化原则。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王江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构成特征要求具备一定的规模,组成人员基本稳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固定,内部层次分明。2002年通过的《立法解释》取消了“保护伞”的特征要求,立法解释的效力应及于法律的整个施行期间,不但适用于解释实施以后的行为,对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而在解释施行后才审理的,也应按照解释办理。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乔永生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属于复合型犯罪,其证据要求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有关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客观方面的证据具有双重证明功能,既可以被用来证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某些特征,又可以被用来证明单独的犯罪。因此,应当将那些具有双重证明功能的证据纳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证明链条中,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构筑单独的证据体系。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张更生等故意杀人、敲诈勒索、组织卖淫案
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单位,防止因强调严厉打击而将不构成此类犯罪的共同犯罪案件“拔高”认定。主要从成立目的、经济特征、行为特征、非法控制特征几个方面进行区别。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张宝义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在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罪责时,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按照该组织所犯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但对非组织犯罪不应承担刑事责任。对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积极参加者和其他参加者,应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根据其在具体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依照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确定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对涉案的非黑社会组织成员的被告人,应当按照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确定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
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王平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如何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获取经济利益的手段具有选择性,既可以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敛财,也可以通过形式合法的经营来获取经济利益。所获经济利益应足以支持黑社会性质组织生存、发展和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应用于犯罪组织或组织犯罪活动所需。同时应正确把握经济特征与其他特征的相互关系。
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区瑞狮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如何界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成员个人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和表现形式决定了组织成员人数较多,实施的犯罪行为多样。必须注意的是,并非涉黑组织成员实施的所有犯罪都属于组织犯罪,准确界分哪些犯罪是组织所为,哪些犯罪是成员个人所为,对于正确评价涉案犯罪组织的性质和社会危害性,确定组织、领导者的刑事责任,准确、有力惩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有着重要意义。长期以来,由于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均未对此类问题作出相关规定,所以实践中难以把握。详细>>
著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74集 2015-12-15
张桂方、冯晓明组织卖淫案
组织卖淫罪的“组织”认定,应当从组织行为特征、场所要件、手段及规模要件等三个方面去判断,区分组织卖淫罪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关键是行为人是否对卖淫者具有管理、控制等组织行为。对组织卖淫罪中“情节严重”的理解应当严于强迫卖淫罪,以符合刑法的体系一致。从司法实践的情况看,以管理、控制卖淫的人数、造成被组织卖淫者伤亡后果及被组织者中是否有不满14周岁的幼女等来认定是否构成“情节严重”,比单纯用组织卖淫的次数衡量是否“情节严重”更合理、更具可操作性。详细>>
著者:杨华、吴海涛、周晶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101期 2015-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