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卢建平:快播案与认罪认罚从宽政策

发布日期:2016-09-18  发表于:正义网  著者:卢建平  浏览次数:
9月13日,备受关注的快播案正式落下帷幕,快播公司及五名被告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相比于热闹非凡的快播案庭审第一季,该案的第二次庭审过程有些出人意料,快播公司以及王欣等被告人的当庭认罪,让那些对该案第二季充满期待的看客们大跌眼镜。

  9月13日,备受关注的快播案正式落下帷幕,快播公司及五名被告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相比于热闹非凡的快播案庭审第一季,该案的第二次庭审过程有些出人意料,快播公司以及王欣等被告人的当庭认罪,让那些对该案第二季充满期待的看客们大跌眼镜。虽然案件审理有时也会像影视剧一样情节跌宕,峰回路转,但它与影视剧最大的不同在于,影视剧的脚本是事先写成的,导演与演员的功力再高,其成功与否最终取决于看客(旁观者)的眼球,收视率的高低决定了影视剧的命运;而案件的审理则没有一个现成的剧本,除了国家法律的规定以外,控辩审三方以及案件当事人等诉讼参与者的角色互动真正主宰着案件审理的进程和结果。快播案第二季成功地演绎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该案的最大启示在于,对于某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言,其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快播案中无论是单位被告还是自然人被告,从第一季的拒不认罪到第二季的当庭认罪,这一变化无疑是巨大的,却也是完全正常的。促成此种变化的因素很多,如第一次庭审活动的教育以及此后较长时间内被告人的认真学习、冷静思考,使各被告人对于自身行为的性质、相关的法律规定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本案被告均为IT业界精英,深受“技术中立”或“技术无罪”观念的影响,偏重于业务的拓展与经营业绩,而对相关法律法规尤其是刑法的规定不甚了了,对其应负的网络安全监管义务与企业社会责任疏忽懈怠。经过第一次庭审及其后的反思,他们自愿认罪——“传播淫秽视频是不争的事实”,而放任淫秽视频在网络中流转并提供视频下载流量补偿服务的目的在于牟利,以为快播公司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实现快播公司的跨越式发展。当然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感召。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我国一项基本形势政策,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明确谈到该政策对于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犯罪、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其中的“从宽”主要是指对于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的犯罪,或者罪行虽然严重,但具有法定、酌定从宽处罚情节,以及主观恶性相对较小、人身危险性不大的被告人,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的重点就落在了“从宽”上,即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认罪悔罪表现,通过从轻减轻处罚等方式彰显对被告人的宽宥。它既是我国长期以来实行的坦白从宽政策的现代翻版,也是新世纪认罪从宽刑事政策制度化的典范。

  法院针对快播案这种由IT精英实施、主观恶性不深、传播行为与用户上传行为交织、软件使用量大、影响面广的新型网络犯罪,选择庭审直播的方式不仅是为了宣传普及法律知识,彰显法律权威,而且也是为了凸显宽严相济这一制度的意义与价值。在指控快播公司和被告人王欣等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同时,公诉人在强调了本案的诸多特性之外,也特别强调:快播公司及被告人王欣、张克东、牛文举已经认识到自己犯罪行为的性质,并提交了认罪悔罪书,明确表示认罪,做到了自愿认罪,真诚悔罪。虽然被告人吴铭对自己的行为性质有一定的辩解,但是对于快播公司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事实并不持异议。因此,应当从本案实际出发,并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快播公司及四名被告人酌情从宽处罚。就全案的量刑而言,鉴于二次开庭出现的被告人自愿认罪情形,根据宽严相济形势政策,本案的量刑适用情节严重的档次,对自然人被告判处的实际刑期大大降低,对犯罪单位的处罚也相应减低,以此体现认罪的从宽。当然,鉴于本案的社会危害,认罪从宽也不是无限从宽,而是在法律规定限度内的从宽。从法院最终的量刑看,无疑是准确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快播案的审理过程再一次表明,网络空间不是法外空间,新技术开发与应用也有法律边界,相关企业与个人必须严格守法,否则难逃法律追究;而本案的司法实践也再次印证了我国刑法(罚)的目的主要不在于惩罚,而在于教育预防和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