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时评:从雷洋之死看我国收容教育制度的存废
2003年,孙志刚事件结束了施行了十几年的收容遣送制度;2013年,又因“上访妈妈”唐慧及法律界人士的不懈努力,饱受诟病的劳动教养制度被依法废止。如今雷洋之死是否也能唤起人们对现仅存的不合时宜的收容教育制度的反思呢?详细>>
著者:张智然 来源:法律博客 2016-05-15
姜杰:雷洋案件管辖权的法律分析
据财新网2016年5月10日报道“5月7日晚,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员工雷洋离家后离奇死亡,引起舆论关注。北京昌平警方5月9日晚通报称,雷洋‘因涉嫌嫖娼’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详见《目击者称雷洋被便衣追赶并有打斗 公安称今明两天尸检》)详细>>
著者: 姜杰 来源:法律博客 2016-05-15
时评:雷洋案为何至今听不到检察院的声音
此文首发于2016年5月12日财新网“聚焦栏目”。3天过去了,现在昌平区检察院已经介入调查,并主导了雷洋的尸检程序。此文是否完全过时,还要取决于案件后续发展。详细>>
著者:邓学平 来源:法律博客 2016-05-15
陈瀚:“公审公判“为何屡禁不止
2016年3月16日,四川省阆中市人民法院在当地举行“公开宣判大会”,8名被告人(中6人)被判处(有期徒刑)6-8个月,另外两人缓刑。审判台上,8名被告每人被两名警察一边一个架着胳膊(分别被两名警察架着胳膊),台下还有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警察警戒,法官一一宣判其有罪。本文旨在围绕此事件分析“公捕公判”背后的司法逻辑和历史遗留问题,以法治理念进行全面解读,从而促进司法正义。详细>>
著者:陈瀚 来源:中国法学网 2016-04-24
时评:阆中法院公判的自负与谬误
两会刚结束,一个过去不大为人熟知、甚至还有人连怎么拼音都还要查询一番的地名——阆中——在微信上遭遇持续刷屏。但这里并非发生了什么好事。原来是阆中市(县级市)法院竟然冒天下之大不讳,将8名因讨薪未果转而采取涉嫌妨害公务罪行为的农民工拉出来公开宣判,并精心组织一大批当地群众到现场观摩、接受所谓的法治教育,“杀鸡儆猴”。详细>>
著者:石鼓居士 来源:法律博客 2016-03-27
北京检方针对特定领域进行精细化预防推出"防腐计"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6
受贿中牵连行为宜数罪并罚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大学生抓16只鸟获刑10年半"”律师对量刑轻重争论不一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贪贿罪量刑标准不能只看金额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石经海、李佳:嫖宿幼女罪取消后此类行为应如何量刑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涉网络犯罪审判面临新挑战 定性困难审理难度大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最高检:从重打击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乞讨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法工委:刑法修正案(九)完善贪污受贿定罪量刑标准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11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十次以上即加重处罚的规定值得商榷
$article.summary详细>>
著者:$article.author 来源:$article.source 2015-12-07
徐林生:聂树斌案: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
牵动各方神经的聂树斌复查案,迎来了再次延期。2015年12月1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将复查期限再次延长3个月,直到2016年3月15日。这是最高法院指定山东高院复查聂案以来,第三次延长复查期限,此前已两次延期,延长了6个月。详细>>
著者:徐林生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5-12-19
专家:“大学生掏鸟”侵害的法益对量刑影响十分重大
媒体近日报道,大学生闫某发现自家大门外有个鸟窝,和朋友王某架了个梯子将鸟窝里的12只鸟掏了出来,养了一段时间后售卖,后又掏4只。因为这16只鸟,闫某和王某分别被判刑十年零六个月和十年,并处罚金。此案经多家网站转载,一时间成为舆论焦点。有网友认为,案子判得太重了;也有网友表示:他们掏的是隼,不是普通的鸟,法院这样判可以“杀一儆百”。案件的真实情况怎样?法院判决依据是什么?刑期是否罚当其罪?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法学专家详细解读。详细>>
著者:程振楠 来源:正义网 2015-12-16
从复旦大学“林森浩案”探讨延长死刑执行时间
详细>>
著者:陈妍茹 来源:刑事法前沿推介 2015-12-15
刘勋:“枪下留人”的演绎意在干扰司法
不顾证据事实、绕过法律程序“表扬”法院也会干涉司法。法院面对这种新类型的“新闻审判”现象,务必要妥善应对、坚决抵制。详细>>
著者:刘勋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5-12-14
最高法:详解林森浩为何被判死刑
今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如何审查及判断该案案情?核准林森浩死刑的理由是什么?是否考虑了辩护律师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本案的主审法官就公众关心的问题接受媒体采访,详解林森浩死刑核准的相关细节。详细>>
著者:最高法 来源:网易新闻网 2015-12-12
谭惠岚:刑事案件中如何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详细>>
著者:谭惠岚 来源:中国法院网玉林法院 201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