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重庆锐力律师事务所
龚振中:关于非法证据排除的辩护
近年来,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刑事诉讼审判中的应用也越来越多,这表明了我国司法的进步,程序正义进一步得到维护和伸张。辩护律师在非法证据规则的应用上,应当掌握好相应法律法规,做好排除非法证据的相应工作,确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详细>>
著者:龚振中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2016-11-02
黄礼登:瑞士检察机关发布信息遵从必要性原则
媒体对于有影响的刑事案件始终充满兴趣,检察机关能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就案件情况向媒体发布信息,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因为这既关系到涉案人员的隐私、名誉等个人权利,同时还存在检察官办案可能受舆论影响的问题。在这方面,瑞士检察机关的做法值得研究和借鉴。详细>>
著者:黄礼登 来源:《检察日报》2016-10-18 2016-10-24
谢小剑:论我国刑事拘留的紧急性要件
长期以来,学术论文与学术专著也多数主张,刑事拘留是紧急状态下的临时强制措施。比如,有学者在其博士论文中指出,拘留是指在法定紧急情况下,由侦查机关采取的临时剥夺现行犯、准现行犯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到案措施,具有来不及办理拘留证、时间短促、过渡性的特点。详细>>
著者:谢小剑 来源:《现代法学》2016年第4期 2016-10-20
王强之:论刑事庭审实质化的庭外制度保障
尽管法庭审理阶段是实现刑事庭审实质化的重中之重,但是,如果不能从刑事庭审之前的准备程序和刑事庭审结束之后的后续程序为刑事法庭审理提供强有力的支持,那么不管刑事法庭审理有多么全面和彻底,都无法真正充分发挥刑事庭审的功能和确保刑事庭审在证据调查、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起到实质性的或决定性的作用。详细>>
著者:王强之 来源:《政治与法律》2016年第9期 2016-10-15
陈瑞华:论刑事辩护的理论分类
在刑事辩护领域,我国存在着一种“五形态分类理论”。根据这一理论,刑事辩护被区分为无罪辩护、量刑辩护、罪轻辩护、程序性辩护和证据辩护等五种类型,这些辩护形态各有其诉讼目标,也各有其辩护手段。这种辩护形态的划分不仅存在于法庭审判阶段,在审判前阶段也有其发挥作用的空间。但是,这种“五形态分类法”具有一些难以克服的缺憾和不足。有必要从律师辩护的实践出发,系统地总结律师界的辩护经验,以便形成更为成熟的刑事辩护理论。详细>>
著者:陈瑞华 来源:《法学》2016年第7期 2016-10-12
午光言:让“以审判为中心”杜绝冤假错案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的重要部署,也是司法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此次意见的出台,是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有力推进和具体细化,对促进刑事司法公正有着重大意义。详细>>
著者:午光言 来源:法制网2016-10-10 2016-10-11
汉斯约格•阿尔布莱希特:德国改革刑事诉讼程序应对恐怖主义犯罪
《德国刑事诉讼法》的另外一个修正案涉及对容易遭到伤害的证人的保护,特别是那些处于报复行为危险中的证人。这样易受伤害的证人可能要保持匿名状态。详细>>
著者:汉斯约格•阿尔布莱希特 来源:《检察日报》2016-9-27 2016-10-09
王永春: 毒品犯罪案件中主要证据审查与认定技巧
毒品犯罪案件的主要证据的获取往往需要通过诱惑侦查来实现。特情所获证据材料必须转换为公开的证据。诱惑侦查分为“犯意诱发”与“机会提供”型诱惑型侦查,应当否定前者而肯定后者。法院对特情获取的与此有关的证据应区分情况,采取不同的态度,分别处理。法官只有基于主观诚信,致力于区分侦查和审判认识活动中的违法证据。才可能强制排除侦查机关滥用或者误用侦查取证权力所获取的证据,以此来规范其取证程序和取证方法,限制取证权力,控制其取证权力的不当运用和违法运用,彰显人权保障和程序公正理念,才能维持诉讼平衡。详细>>
著者:王永春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2016-09-27
蒋志如 :历史视野下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及其诉讼程序
通过梳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及其诉讼程序之历史,我们可以发现:首先,基于诉讼经济原则和严格责任制度,传统社会并无特殊的针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诉讼程序,而是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放置于同一诉讼程序,并采取同罚制度。其次,工业社会以来,儿童、未成年人犯罪始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并成为国家治理者关注的重要问题,并在理念、行为和法律、刑罚等各方面应对该问题。详细>>
著者:蒋志如 来源:《学术论坛》2016年第7期 2016-09-25
温毅斌:程序至上 杜绝冤狱
冤狱的不断出现,暴露出司法的缺陷。典型的,前有云南杜培武杀妻案,近有湖北佘祥林杀妻案,相类似的国外案例是美国的辛普森杀妻案,三案的共同之处是被告人有重大杀妻嫌疑,而中美司法的处理迥异。前两案都被错判杀妻罪名成立,后一案中,尽管人人都知道辛普森有极大的杀人嫌疑,连他的律师也这样认为,但司法不定其有罪。详细>>
著者:温毅斌 来源:《人大研究》2005年8期 2016-09-17
王志刚:从“快播案”看当前电子数据运用困境
2016年1月7日,备受关注的深圳快播公司涉黄案(以下简称“快播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快播CEO王欣、事业部总经理吴铭、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克东、事业部副总经理兼市场部总监牛文举出庭接受审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自2007年12月成立以来,基于流媒体播放技术,通过向国际互联网发布免费的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和快播播放器软件的方式,为网络用户提供网络视频服务。详细>>
著者:王志刚 来源:《法治研究》2016年第4期 2016-09-16
陈瑞华:新间接审理主义
随着中国司法改革的逐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已经成为法学研究中的一个热点问题。所谓“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又被称为“审判中心主义”,一度曾被视为西方国家刑事诉讼纵向构造的基本模式,并被一些学者推崇为解决中国刑事诉讼问题的改革思路。随着一份政治文件将其纳入中国司法改革的整体框架之中,这一改革思路引起中国法律界的普遍重视。详细>>
著者:陈瑞华 来源:《中外法学》2016年第4期 2016-09-12
谢小剑:以审判为中心背景下侦诉关系的改革
长期以来,我国采取诉讼阶段论,以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作为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之一,存在违法侦查难于规制,指控犯罪能力不足,案件事实在法庭屡受争议的问题。早在2002年左右,我国曾经爆发了一场关于检警关系的大讨论,其主要围绕我国是否要通过检警一体化改革,重新调整我国检警关系,规范侦查行为。详细>>
著者:谢小剑 来源:《东方法学》2016年第4期 2016-09-09
左卫民:审判如何成为中心:误区与正道
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以来,在理论层面,围绕这一改革实现路径的相关讨论持续展开,歧见纷呈。详细>>
著者:左卫民 来源:《法学》2016年第6期 2016-09-03
刘学文: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完善刑事诉讼制度全面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任务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重大改革决定。2016年6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5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改革意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是坚持严格司法、确保刑事司法公正、完善人权司法保障、提升司法公信力的现实需要。《改革意见》共计21条,其中有13条与人民法院工作密切相关。详细>>
著者:刘学文 来源:《人民法院报》2016-08-24 2016-08-27
白冰:论被告人阅卷权的理论基础
长期以来,我国诉讼理论及司法实践均将辩护人作为阅卷权的主体,并将解决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阅卷难”作为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刑事司法环境改善的重要目标。近些年来,一些律师界的人士提出,被告人的阅卷权不容忽视。但来自最高检察机关的论者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详细>>
著者:白冰 来源:《时代法学》2016年第4期 2016-08-22
孙谦、卞建林、陈卫东:刑事诉讼法典翻译:放眼世界、走向大国
自清末沈家本引法修律以降,百余年间,前贤先辈仆继不绝,为推动中华刑事诉讼法治的进步、使中国刑事诉讼制度比肩世界前沿,不辞译事劳苦,笔耕不辍,玉石相攻,完成了一大批极具文献价值与学术含量的国外法典与经典译著,对中国刑事诉讼理论与实践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详细>>
著者:孙谦、卞建林、陈卫东 来源:《检察日报》2016-06-20 2016-08-21
杨解君、李俊宏:公益诉讼试点的若干重大实践问题探讨
恩格斯说,只有维护公共秋序、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才能有自己的利益。边沁说,良好的立法就是引导人们获得最大幸福和最小痛苦的艺术。近年来,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2012年)增加了支持公益诉讼的相关规定,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2014年修订,2015年开始实施)明确了社会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的诉权,2014年12月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表明了人民法院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支持。详细>>
著者:杨解君、李俊宏 来源:《行政法学研究》2016年第4期 2016-08-19
徐长龙:论翻供的权利
嫌疑人、被告人(下文简称被告人)翻供,是刑事诉讼中客观存在的现象。无论是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还是审判阶段,翻供的案件都存在一定的比例,而且随着诉讼进程的推进,翻供的比率会有所增加。详细>>
著者:徐长龙 来源:《上海政法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2016-08-18
杨斌:刑事诉讼“合理怀疑”的类型化分析
根据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的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才能认定为证据确实、充分。至此,排除合理怀疑正式成为刑事证明标准的主要内容之一。法律人对排除合理怀疑寄予厚望,认为其是防范冤假错案的有力抓手,那么如何解释合理怀疑就成为正确适用刑事证明标准的首要问题。详细>>
著者:杨斌 来源:《检察日报》2016-08-15 2016-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