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前沿

文姬:盗窃罪中罚金刑裁量规则研究

来源:《南大法学》 2021年04期, 第52-67页。 发布时间:2021-08-31 10:37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对自由刑的量刑规范化进行了详细的规定,但是并没有对罚金刑的量刑进行规范。统一罚金刑的量刑,找出常见犯罪的罚金刑基准刑,从而约束法官对罚金刑的自由裁量权,可以缩小罚金刑量刑的地区差异,打破司法的地方保护主义;明确单位罚金刑的裁量规则,能够更好地打击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类犯罪、食品药品安全类犯罪,并提高企业责任感,促进企业信用制度的建立。在我国司法实务中,盗窃罪占到犯罪总数的70%左右,盗窃罪罚金刑的裁量影响到刑事司法体系罚金刑裁量的总体情况,非常有必要进行总结归纳。本文主要阐述盗窃罪罚金刑的计算公式,以及盗窃罪中非监禁刑和监禁刑的罚金刑界限。

  一、盗窃罪量刑规范化存在的问题

  (一)盗窃罪量刑规范化存在的主要问题

  盗窃罪是最频繁发生的犯罪之一,盗窃罪的量刑规范化实践,反映了我国量刑规范化的具体进程。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以及各省、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中,对于盗窃罪自由刑的量刑规范化给出了具体细致的规定,但是,关于盗窃罪的量刑规范化还存在以下几个主要问题:第一,没有区分责任刑情节和预防刑情节,导致数个量刑情节累加后,顶格法定刑上限判处的情况增多;第二,盗窃罪罚金刑、缓刑量刑规范化标准缺失,导致盗窃罪罚金刑的量刑情节混乱,罚金刑量刑个案差异较大,缓刑裁量地区差异很大;第三,盗窃罪自由刑、罚金刑、缓刑之间关系不明确,导致对于是否可以用罚金刑替代短期自由刑争议较大。对于第一个问题,张明楷教授和周光权教授均有详细论述,在此不再赘述。对于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正是我国现阶段需要探讨的重点。

  (二)我国盗窃罪量刑规范化实证研究的主要内容

  我国关于盗窃罪量刑规范化的实证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第一,特殊盗窃方式的认定和量刑。有学者通过实证研究对多次盗窃和扒窃的认定和量刑进行了详细阐述。

  第二,盗窃罪自由刑量刑数额标准的改进。有学者指出了我国盗窃罪中定罪量刑数额标准的单纯区域性划分的不合理性,熟人之间的盗窃用普通盗窃数额标准的不合理性,以及盗窃罪缺少退赃或补偿损失后关于减免刑罚的标准的不合理性,并提出了相关建议。另外还有学者提出了不同于我国现有《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的盗窃罪自由刑量刑的模式和数额标准,或者对现有《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的盗窃罪自由刑量刑规则的改进。

  第三,盗窃罪自由刑、罚金刑、缓刑的影响因素及其量刑不均衡的改善。有学者提出了盗窃罪自由刑判决和罚金刑判决的基准事实以及基准刑计算方法。还有学者指出当事人的性别、籍贯、年龄、学历、职业等社会结构因素对盗窃罪的刑罚强度有影响,被告人自致因素的影响力大于先赋因素,地位越高、法度越宽。有学者指出我国盗窃罪量刑的地区不均衡、不同时间定罪量刑标准差距大、不同法院不同法官对盗窃罪量刑的不均衡等。

  第四,盗窃罪自由刑、罚金刑、缓刑之间的关系。有学者运用线性回归、结构方程模型,对401份盗窃罪判决文书进行实证研究,得出结论:盗窃数额、前科累犯、作案次数、破坏性手段和坦白自首会通过罚金这一中介变量对缓刑和刑期产生影响;罚金和刑期的正相关性表明“以罚代刑”在盗窃罪中并不普遍存在。

  可见,上述研究部分论证了盗窃罪量刑存在罚金刑量刑个案差异较大,缓刑裁量地区差异很大,自由刑、罚金刑、缓刑之间关系不明确等问题。这些研究虽然给出了一些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法,但是并没有给出罚金刑裁量的具体计算方法,本文将在遵循现有《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和相关司法指导意见的规定的基础上,得出盗窃罪罚金刑裁量的具体计算方法,即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自由刑公式。

  (三)本文的主要内容

  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从总数为136570份的盗窃罪判决书中,采用等距随机抽样法,收集了1806份盗窃罪判决书,并形成2355份记录。利用这些实证数据,我们主要探讨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以罚金金额为因变量,以盗窃数额、从犯、未遂等17个量刑情节以及盗窃数额和其他16个量刑情节的交互作用项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得出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第二,以罚金金额为因变量,以自由刑月数为自变量,进行线性回归,得出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第三,将自由刑小于等于36个月的记录分为监禁刑组和非监禁刑组,或者分为单处罚金刑组、缓刑组和非缓刑组,对这些组别的罚金刑均值和最大值进行比较,得出非缓刑组和缓刑组、监禁刑组和非监禁刑组的罚金刑界限。

  本文的创新在于:首先,在遵循现有《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和相关司法指导意见的规定的基础上,得出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自由刑公式。其次,通过均值比较和频数分析,得出盗窃罪监禁刑和非监禁刑的罚金刑界限。

  (四)变量设置及其含义

  《刑法修正案八》将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等特殊盗窃方式规定入盗窃罪之后,盗窃罪“唯数额论”得到了破除。所以,在设置盗窃罪的变量时,我们加入了其他盗窃方式。本文共设置了24个变量,分别为:案例名、审判省份、盗窃数额、多次盗窃、携带凶器盗窃、入室盗窃、扒窃、从犯、未遂、未成年或者限制责任能力、初犯、被害人谅解、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立功、退赔退赃、前科、累犯、自首坦白及认罪态度(包括自首、坦白、配合、不配合)、其他从轻情节、其他从重情节、罚金数额(元)、自由刑月数、缓刑、缓刑期限等。其中分类变量的频次如表1所示。

  表1  各分类变量频次

  

  (五)盗窃罪量刑的基本情况

  盗窃罪自由刑平均数为15.7个月,中位数8个月,众数6个月。自由刑中90%以上的案例判处3年以下刑期,而判处3—15年的只占10%不到。其中判处4—12个月刑期的案例数比较高,总共占比53.2%。由此可见,虽然盗窃罪的最高刑期是无期徒刑,甚至在《刑法修正案八》之前是死刑,但是,司法实践中,盗窃罪量刑总体是比较低的。这符合我国刑法学界对总体量刑的认识。

  盗窃罪罚金刑平均数是9546.39元,中位数是3000元,众数是1000元。罚金刑中55.5%的案例判决罚金在3000元及以下,86.2%的案例判决罚金在10000元及以下,92.2%的案例判决罚金在20000元及以下。

  盗窃罪的缓刑判决案例数额为274例,缓刑判决率为11.6%,较全国缓刑率低。在274例缓刑判决中,缓刑月数平均数为13.57个月,中位数为12个月,众数为12个月。几乎80%的缓刑考验期在12个月及以下,96%的缓刑考验期在3年及以下。

  二、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

  根据江苏省司法指导意见关于罚金刑裁量的规定可知,罚金刑既可以直接用量刑情节的回归方程表示,也可以用自由刑的回归方程表示。前者我们称之为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后者我们称之为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我们首先来构建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

  (一)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的构建原则

  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即用盗窃金额和其他量刑情节来计算罚金刑的公式。通过论证,在盗窃罪中,当罚金刑具有“威慑预防功能”时,基准罚金刑金额与盗窃金额成正比,运用责任刑情节按照一定比例调节基准罚金刑,运用预防刑情节在不超过责任刑情节决定的最高罚金刑基础上,按照一定比例调节基准罚金刑。其中,预防刑情节不仅包括《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的量刑情节,还应当包括指代行为人经济水平的指标“行为人年收入”。当行为人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时,罚金刑增加一定比例;当行为人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时,罚金刑减少一定的比例。由于我国司法实务中,现有判决书中并没有行为人年收入的具体数据,所以,只能将这一量刑情节忽略不计,从而,得到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为:罚金数额="f(涉案金额)×(1+从重责任刑情节的调节比例-从轻责任刑情节的调节比例+从重预防刑情节的调节比例-从轻预防刑情节的调节比例)。其中,“f(涉案金额)”是罚金刑和涉案金额的关系函数,即“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本文将以这一公式对盗窃罪罚金刑的公式进行拟合。

  (二)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

  我们以罚金数额为因变量,以盗窃数额等量刑情节为自变量进行线性回归,可以得到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盗窃罪罚金刑金额=(872.13+0.32×盗窃数额)(1-0.75×从犯-0.65×未遂-0.35×未成年或者限制行为能力-0.29×退赃退赔-0.13×其他减轻情节+0.09×前科+0.06×多次盗窃+0.18×入户盗窃+0.71×扒窃)+3456.01×从犯+1537.76×未遂+2326.14×未成年或者限制行为能力+1992.98×退赃退赔+2812.95×其他减轻情节+684.27×前科+2115.66×多次盗窃+378.56×入户盗窃-2203.75×扒窃+496.90×其他从重情节。该涉案金额公式的调整R方为0.4885。

  可以看到,上述公式中,盗窃罪的基准罚金刑为:基准罚金刑金额=872.13+0.32×盗窃数额。各个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方法为比例加常数的混合调节方式。例如,从犯的调节方法为在减少基准罚金刑的75%的基础上,再加上3456.01元。从犯的这一调节方法我们记作-75%(+3456)。依此标记法,未遂-65%(+1537),未成年或者限制行为能力-35%(+2326),退赔退赃-29%(+1992),其他减轻情节-13%(+2812),前科+9%(+684),多次盗窃+6%(+2115),入户盗窃+18%(+378),扒窃+71%(-2203),其他加重情节(+496)。又因为所有量刑情节的调节数值均小于10000元,其调节数值可以综合到调节比例中考虑。

  另外,当盗窃数额大于40万元时,因为罚金刑不再随着盗窃数额的增加而增大,所以罚金数额的计算同样运用上述公式,只是盗窃数额等于40万元,而不等于实际盗窃的数额。

  (三)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

  从上述盗窃罪的罚金刑公式可以得出,当盗窃数额小于等于40万元时,盗窃罪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金额=872.13+0.32×盗窃数额。也即,当盗窃数额为3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1832元;当盗窃数额为1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4072元;当盗窃数额为3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10472元;当盗窃数额为6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20072元;当盗窃数额为10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32872元;当盗窃数额为40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为128872元;当盗窃数额大于400000元时,“涉案金额”基准罚金也为128872元。

  三、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

  盗窃罪罚金刑不仅有涉案金额公式,还有自由刑公式。本文第二部分给出了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现在我们来探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

  (一)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的构建原则

  从盗窃罪中罚金刑和自由刑散点图(图1)可以看出,罚金刑和自由刑的相关性较大,且成一次正比。计算得出,罚金刑和自由刑的Pearson相关系数为0.563,且具有显著性。通过论证,盗窃罪中具有“威慑预防功能”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的理论形式为:罚金数额=f(自由刑)×(1-行为人年收入调节比例)。其中,“f(自由刑)”是罚金刑和自由刑的关系函数,即“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同样,因为我国司法判决书中并没有行为人年收入的具体数据,所以,在司法实践中我们只能忽略这一预防刑量刑情节,从而得到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的理论形式为:罚金数额=f(自由刑)。下面我们具体探讨盗窃罪中罚金刑和自由刑之间的关系。

  (二)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

  1.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和“自由刑”基准罚金

  如图1所示,在删除3个异常点的情况下,以罚金数额为因变量,自由刑为自变量,得到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为:罚金金额=120+568×自由刑月数。该线性回归的调整R方为0.404。根据此公式,得到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为:当自由刑为6个月时,基准罚金为3528元;当自由刑为12个月时,基准罚金为6936元;当自由刑为24个月时,基准罚金为13752元;当自由刑为36个月时,基准罚金为20568元;当自由刑为72个月时,基准罚金为41016元;当自由刑为120个月时,基准罚金为68280元;当自由刑为180个月时,基准罚金为102360元。

  

  图1  盗窃罪中罚金刑与自由刑散点图

  要对比上述“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和“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还必须得到相应的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从而计算出相应的涉案金额与自由刑之间的关系,才能得出“自由刑”基准罚金刑中涉案金额和基准罚金刑的关系。

  2.盗窃罪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

  在论述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时,必须阐述盗窃罪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弄清楚涉案金额与自由刑的关系,才能够得出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中涉案金额与罚金刑的关系;第二,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能够得到应用的前提是自由刑的量刑比较规律,自由刑的大小能够代表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大小。根据这样的自由刑得出来的罚金刑,才能够与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成正比。所以,我们在得出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后,还需要检验盗窃罪的自由刑的盗窃数额公式的调整R方是否比较高,是否与盗窃数额成正比。如果是,则可以直接采用盗窃罪的自由刑公式来计算罚金刑;如果不是,则只能采用盗窃罪的盗窃数额公式来计算罚金刑。

  表2  盗窃罪自由刑的回归方程系数表

  

  以盗窃罪的自由刑月数作为因变量,以盗窃数额和其他情节作自变量,进行分段线性回归,可以得到如表2所示的分段回归方程。三个方程的调整R方分别为:盗窃数额0—5万元(不包括5万元)的调整R方为64.5%;盗窃数额5万—40万元(不包括40万元)的调整R方为61.7%;盗窃数额40万元及以上的调整R方为68.8%。因为三个回归方程的调整R方均比较大,所以,我们不再考虑盗窃数额与其他量刑情节的交互效应。

  因为盗窃罪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调整R方高,所以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可以得到应用。并且可以根据盗窃罪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盗窃罪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计算出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迭代公式。

  3.盗窃罪“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迭代公式

  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迭代公式是指,用盗窃数额和其他量刑情节来表示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一般来说,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是直接用自由刑来表示的,但是,为了比较相同盗窃数额下,“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和“自由刑”基准罚金差异,需要得出盗窃罪“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迭代公式。

  由表2可以得到盗窃罪的基准自由刑的分段回归方程,结合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罚金金额="120+568×自由刑月数),得到盗窃罪“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迭代公式:当盗窃数额为0—5万元(不包括5万元)时,罚金金额=0.34×盗窃数额+2575.46;当盗窃数额为5万—40万元时,罚金金额=0.06×盗窃数额+16451.70;当盗窃数额为40万元以上(不包括40万元)时,罚金金额=0.004×盗窃数额+70608.23。

  根据上述迭代公式可以得到盗窃罪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为:当盗窃数额为3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3595元;当盗窃数额为1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5975元;当盗窃数额为3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12775元;当盗窃数额为6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20052元;当盗窃数额为1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22452元;当盗窃数额为4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40452元;当盗窃数额等于5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72608元;当盗窃数额等于8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73808元;当盗窃数额等于20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78608元;当盗窃数额等于5000000元时,相应的“自由刑”基准罚金为90608元。

  将上述“自由刑”基准罚金和对应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对比可以发现:当盗窃数额小于5万时,迭代公式计算出来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大于涉案金额公式计算出来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而当盗窃数额大于等于6万元时,迭代公式计算出来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小于涉案金额公式计算出来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

  (三)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自由刑公式比较

  盗窃罪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都可以用来计算盗窃罪的罚金刑,究竟哪一个更具有优势呢?我们认为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相对更为优越,具体原因如下。

  首先,从上述基准罚金刑的变化趋势看,当盗窃数额小于5万时,迭代公式计算出来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大于涉案金额公式计算出来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而当盗窃数额大于等于5万元时,迭代公式计算出来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小于涉案金额公式计算出来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刑。这说明,迭代公式中罚金数额的变化趋势为先快速增长、后缓慢增长,这符合实际的盗窃罪的罚金数额变化规律。所以迭代公式更为合理。

  其次,从方程的简洁性来看,自由刑公式的表达方式更为简便。并且,盗窃罪自由刑的涉案金额公式的调整R方很大,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不存在基础性条件障碍。

  总之,在罚金数额和自由刑的线性关系明显,且自由刑的回归方程调整R方较大的情况下,用自由刑来表示罚金刑,是比较妥当的。

  (四)与财产有关的情节对罚金刑的影响

  与财产有关的情节包括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行为人年收入等三个预防刑情节。从理论上说,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通过减少自由刑而减少罚金刑;而行为人年收入如果高于当地人均收入则增加罚金刑,如果低于当地人均收入则减少罚金刑。

  但是,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与行为人年收入也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当行为人年收入高的时候,行为人缴纳罚金和财产保证、退赔退赃的可能性要大,从而导致自由刑减少;同时,当行为人年收入高的时候,行为人对罚金刑的感受能力要差些,应当判处较重的罚金刑,从而导致罚金刑的加重。所以,当行为人年收入高时,可能因为积极缴纳罚金被判处较低的自由刑的同时,而被判处较重的罚金刑。同理,当行为人年收入低时,可能因为不能缴纳罚金和财产保证、退赔退赃而被判处较高的自由刑的同时,被判处较轻的罚金刑。所以,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罚金数额=f(自由刑)×(1-行为人年收入调节比例)———中,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通过自由刑的减少而减少罚金刑时,可能通过行为人年收入而增加罚金刑。也就是说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中,是否要将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这两个情节,从自由刑这一情节中分离出来,作为独立影响自由刑的情节,是值得讨论的问题。

  为了检验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对罚金刑是否存在独立于自由刑的显著影响,我们对比了盗窃罪中罚金刑与自由刑的回归方程,以及罚金刑与自由刑、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的回归方程。我们发现:后一回归方程的调整R方为0.405,只略高于前一回归方程的调整R方0.404。所以,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中,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这两个与财产相关的预防刑情节,没有必要被独立出来,完全可以通过自由刑的大小对罚金刑产生影响。

  (五)罚金刑的基准事实是涉案金额或自由刑

  我国《刑法》第52条规定:“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以及我国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指出:“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如违法所得数额、造成损失的大小等,并综合考虑犯罪分子缴纳罚金的能力,依法判处罚金……”根据这些规定,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应当为涉案金额这一犯罪情节。

  但是,从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和自由刑公式可以看出,在自由刑得到规范化的前提下,用自由刑作为罚金刑的基准事实显然更为简洁和合理。首先,罚金刑和自由刑成一次正比关系,完全可以根据自由刑大小计算罚金刑;其次,自由刑本身即表明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大小,可以作为基准事实来测量罚金刑;再有,从盗窃罪判决书数据得出,理论上可能对罚金刑有影响的积极缴纳罚金或者财产保证、退赔退赃这两个情节不需要独立于自由刑单独列出,从而只有自由刑、行为人年收入对罚金刑产生影响。

  所以,在自由刑没有规范化的情况下,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应当是涉案金额;在自由刑得到规范化的情况下,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应当是自由刑。从而,我国《刑法》第52条可以修改为: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或者自由刑决定罚金数额。

  四、盗窃罪罚金刑和缓刑的关系

  盗窃罪罚金刑可以用自由刑和行为人年收入来表示。一般情况下,在行为人年收入一定的情况下,盗窃罪罚金刑与自由刑成一次正比关系,但是,当存在缓刑的时候,盗窃罪的罚金刑要比没有缓刑的时候高一些。

  (一)缓刑组罚金刑均值高于非缓刑组罚金刑均值

  在1806份盗窃罪判决书的2355个记录中,自由刑大于0小于等于36个月的记录共有2003个。将此2003个记录分为缓刑组和非缓刑组。其中,缓刑组有274个记录,非缓刑组有1729个记录。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7541.05元,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5075.95元。缓刑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非缓刑组罚金刑均值,P值为0.0022。同时,我们得出,缓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9.27个月,非缓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10.41个月。非缓刑组自由刑均值显著高于缓刑组自由刑均值,P值为0.038。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自由刑刑期小的更容易判处缓刑,但是同时会判处较重的罚金刑。

  (二)非监禁刑组罚金刑均值高于监禁刑罚金刑均值

  因为在自由刑大于0小于等于36个月的2003个记录中,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存在显著差异。所以,我们试图找到盗窃罪中监禁刑和非监禁刑在罚金数额、自由刑月数等方面的差异,从而得出监禁刑和非监禁刑的罚金刑界限。

  盗窃罪中的非监禁刑包括单处罚金和缓刑。如上所示,单处罚金有134个记录,而缓刑有274个记录,共408个记录,占3年以下有期徒刑2137个记录中的19.1%。可见非监禁率是比较低。造成非监禁率比较低的最重要的原因是盗窃罪中有前科的记录数较多。通过以监禁与否为因变量,进行Logistic二元线性回归发现,前科是影响缓刑适用的相对重要性排序第二的因素;并且,在非缓刑的1729个记录中,有前科的记录达到858个,达到49.6%。

  1.监禁刑和非监禁刑中罚金刑均值的比较

  对于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2137个记录,可以将之分为三组:一组是单处罚金刑组,即只有罚金刑,而没有自由刑,共134个记录;一组是缓刑组,即被判处自由刑,并且被判处缓刑,共274个记录;一组是非缓刑组,即被判处自由刑,但是没有被判处缓刑共1729个记录。对上述三组的均值进行两两对比,可以发现:单处罚金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4553.52元,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7541.05元,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5075.95元,单处罚金刑组和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有显著性差异,P值为0.0061;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有显著性差异,P值为0.0027;单处罚金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没有显著性差异,P值为0.6353。

  另外,可以将2137个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记录分为两组:一组是非监禁刑组,包括被单处罚金刑和被判处缓刑,共408个记录;一组是监禁刑组,即被判处自由刑,但是没有被判处缓刑,共1729个记录。对此两组罚金刑进行均值比较可以发现:非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6559.86元,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为5075.95元,两者具有显著性差异,P值为0.0283。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非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并且,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单处罚金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虽然高于单处罚金刑组的罚金刑均值,但是并不具有显著性。

  表3  各个组别的罚金刑均值、最大值对比

  

  2.监禁刑和非监禁刑中自由刑均值的比较

  同样,对于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2137个记录,可以将之分为三组:单处罚金刑组、缓刑组和非缓刑组。因为单处罚金刑组的自由刑均为0个月,所以我们只需要比较非缓刑组和缓刑组的自由刑,可以发现:缓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9.27个月,非缓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10.41个月,两者有显著性差异,P值为0.0153。

  另外,还可以将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2137个记录分为两组: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对比两组自由刑均值可以发现:非监禁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6.22个月,监禁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为10.41个月,两者具有显著性差异,P值远小于0.001。

  从上面分析可以得出结论:非监禁刑组的自由刑均值显著低于监禁刑组的自由刑均值。并且,缓刑组的自由刑均值也显著低于非缓刑组自由刑均值。

  (三)不同组之间的罚金刑具体界限

  分析各组罚金刑界限的原则为:当两个组别的罚金刑最大值与均值方向一致时,可以认为两个组别之间存在罚金刑界限,此界限即为均值较低组的罚金刑最大值;当两个组别的罚金刑最大值与均值方向不一致时,可以认为两个组别之间不存在罚金刑界限。对于不存在罚金刑界限的两个组别,可以通过两组的频率分布情况,推导出理论罚金刑界限,以指导司法实践的量刑。

  1.单处罚金刑组和缓刑组的罚金刑界限

  我们要分析的第一个界限是单处罚金刑组和缓刑组的罚金刑界限。单处罚金刑组中罚金刑最大值为30000元,缓刑组中罚金刑最大值为122000元。因为单处罚金刑组罚金刑最大值低于缓刑组罚金刑最大值,并且单处罚金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显著低于缓刑组罚金刑均值,两组罚金刑最大值和均值是同方向的,所以,可以总结说,单处罚金刑组和缓刑组的罚金刑界限为30000元。单处罚金刑的罚金只能判处30000元以下罚金,而缓刑的罚金可以判处30000元以上罚金。

  2.非缓刑组和缓刑组的罚金刑界限

  我们要分析的第二个界限是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界限。缓刑组中罚金刑最大值为122000元,非缓刑组中罚金刑最大值为300000元。可以看出,虽然缓刑组罚金刑最大值低于非缓刑组罚金刑的最大值,但是缓刑组罚金刑均值7541.05元显著高于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5075.95元,两组最大值和均值是不同方向,所以,不能够得出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罚金刑的明确界限。

  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根据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频率分布情况,给出一个理论上的罚金刑界限值,以供司法实践参考。为了得到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界限,选择的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应当尽量接近实际罚金刑最大值;(2)满足两个组别罚金刑均值和最大值方向一致的规定,即非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要小于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3)因为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略大于单处罚金组的罚金刑均值,所以非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要大于单处罚金刑组的实际罚金刑最大值30000元。为了满足上述三个条件,我们可以选择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的99.6%或者99.3%的累积概率所对应的罚金刑作为理论罚金刑最大值。缓刑组中罚金刑99.6%均分布在70000元以下,99.3%均分布在60000元以下;非缓刑组中罚金刑99.6%均分布在60000元以下,99.3%均分布在50000元以下。又因为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非缓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所以,可以60000元或者50000元作为非缓刑组和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界限。非缓刑组只能判处60000元或者50000元以下罚金;缓刑组可以判处60000元或者50000元以上罚金。

  3.监禁刑组和非监禁刑组的罚金刑界限

  我们要分析的第三个界限是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的罚金刑界限。非监禁刑组罚金刑最大值是122000元,监禁刑组罚金刑最大值是300000元。虽然非监禁刑组罚金刑最大值低于监禁刑组罚金刑最大值,但是非监禁刑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监禁刑组罚金刑均值,两组罚金刑的最大值和均值是不同方向的,所以不能够得出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的罚金刑的明确界限。

  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非监禁组和监禁组的频率分布情况,给出一个理论上的罚金刑界限值,以供司法实践参考。为了得到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的理论罚金刑界限,选择的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应当尽量接近实际罚金刑最大值;(2)满足两个组别罚金刑均值和最大值方向一致的规定,即非监禁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要大于监禁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为了满足上述两个条件,我们可以选择非监禁刑组和监禁刑组的99.5%的累积概率所对应的罚金刑作为理论罚金刑最大值。非监禁组中罚金刑99.5%均分布在60000元以下,监禁刑组中罚金刑99.5%均分布在50000元以下,且非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显著高于监禁刑组的罚金刑均值,所以,可以用50000元作为监禁刑组和非监禁刑组的理论罚金刑界限。监禁刑组只能判处50000元以下罚金;非监禁刑组可以判处50000元以上罚金。

  综合上面三种罚金刑界限,可以得出如表3所示,单处罚金刑组的实际罚金刑最大值在30000元以下;非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在50000元以下;缓刑组的理论罚金刑最大值在60000元以下。即,单处罚金刑组只能判处30000元以下罚金;非缓刑组只能判处50000元以下罚金;缓刑组只能判处60000元以下罚金。

  总之,盗窃罪中缓刑率较低的主要原因是前科频率较高;缓刑的罚金刑要显著高于单处罚金和非缓刑的罚金刑;单处罚金组和缓刑组罚金刑之间的实际界限值为30000元,非缓刑组和缓刑组罚金刑之间的理论界限值为50000元,监禁刑组和非监禁刑组罚金刑之间的理论界限值也为50000元。

  五、盗窃罪罚金刑裁量规范化具体路径

  上述关于盗窃罪罚金刑裁量规则的描述,基本上勾勒出盗窃罪罚金刑裁量规范化的具体路径。首先,以涉案金额或者自由刑为基准事实,计算出盗窃罪的“涉案金额基准罚金”或者“自由刑基准罚金”;其次,在自由刑为缓刑的情况下,基准罚金刑要适当调高一定的数值,从而达到罪责刑相适应;再次,运用责任刑情节调节基准罚金,并计算出罚金刑的责任刑上限;接着,运用预防刑情节调节基准罚金,得到罚金刑的准宣告刑;最后,如果准宣告刑在责任刑上限以下,则准宣告刑直接为宣告刑,如果准宣告刑在责任刑上限以上,则责任刑上限为宣告刑。

  (一)盗窃罪罚金刑基准刑的确定

  1.罚金刑基准事实的确定

  如上所述,当自由刑没有被规范化之前,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应当为涉案金额;当自由刑被规范化之后,自由刑可以准确地代表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程度之时,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应当为自由刑。所以,在单处自由刑之外,盗窃罪的基准事实是盗窃罪的自由刑。

  2.单处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和基准罚金

  单处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只能是涉案金额。并且从单处罚金刑与缓刑的界限为30000元可以看出,盗窃罪单处罚金刑金额只能在30000元以下。

  盗窃罪单处罚金刑的基准罚金的计算公式为涉案金额公式:罚金刑="872.13+0.32×盗窃数额。所以,当盗窃数额为3000元到5000元时,盗窃罪单处罚金刑的罚金刑起点为1800元到2500元左右。盗窃数额每增加1000元,增加罚金刑320元。盗窃数额为50000元时,基准罚金刑的最高值为17000元左右。

  3.并科罚金刑的基准事实和基准罚金

  盗窃罪并科罚金刑的基准事实是自由刑,盗窃罪并科罚金刑的基准罚金的计算分为三段。

  第一段为:盗窃数额在3000元以上而未超过50000元。此时盗窃罪基准罚金的计算公式为自由刑公式:120+568×自由刑月数,相应的迭代公式为:2575.46+0.34×盗窃数额。所以,在这一区间内,当盗窃数额为3000元时,罚金刑起点为3500元左右;自由刑每增加1个月,罚金刑增加568元;当盗窃数额为50000元时,基准罚金达到最高值20000元左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区间对应的是自由刑小于等于3年的区间,所以,在这一区间需要区分缓刑组和非缓刑组。缓刑组罚金刑的均值比非缓刑组的均值约高2500元左右(7541.05元减去5075.95元)。因为是均值差异,所以这一差值加在基准罚金上更合适。从而,对于非缓刑组来说,上述基准罚金刑公式、罚金刑起点和最高值均是可取的;但是,对于缓刑组来说,基准罚金刑公式、罚金刑起点、最高值都需要增加2500元。也就是说,对于缓刑组来说,基准罚金的自由刑公式为:2620+568×自由刑月数,相应的迭代公式为5075.46+0.34×盗窃数额。即当盗窃数额为3000元时,缓刑组的罚金刑起点为6000元左右;自由刑每增加1个月,罚金刑增加568元;当盗窃数额为50000元时,基准罚金达到最高值22000元左右。

  最后,从理论上讲,缓刑组的罚金刑不能超过60000元;非缓刑组的罚金刑不能超过50000元。

  第二段为:盗窃数额在50000元以上而未超过400000元。此时盗窃罪基准罚金的计算公式为自由刑公式:120+568×自由刑月数,或者迭代公式:16451.07+0.06×盗窃数额。所以,在这一区间内,当盗窃数额为50000元时,罚金刑起点为20000元左右;自由刑每增加1个月,罚金刑增加568元;当盗窃数额为400000元时,基准罚金达到最高值40500元左右。

  第三段为:盗窃数额在400000元以上。此时盗窃罪基准罚金的计算公式为自由刑公式:120+568×自由刑月数,或者迭代公式:70608.23+0.004×盗窃数额。所以,在这一区间内,当盗窃数额为400000元时,罚金刑起点为72000元左右;自由刑每增加1个月,罚金刑增加568元。

  (二)量刑情节的调节幅度

  1.单处罚金刑时量刑情节调节幅度

  单处罚金刑时,采用涉案金额公式,所以,基准事实以外的量刑情节对基准罚金刑的调节比例也是按照涉案金额公式来计算。即从犯减轻基准罚金刑的75%后再增加3456元,记作-75%(+3456)。依此标记法,未遂-65%(+1537),未成年或者限制行为能力-35%(+2326),退赔退赃-29%(+1992),其他减轻情节-13%(+2812),前科+9%(+684.27),多次盗窃+6%(+2115),入户盗窃+18%(+378),扒窃+71%(-2203),其他加重情节(+496)。

  2.并处罚金刑时量刑情节调节幅度

  并处罚金刑时,采用自由刑公式,所以,只需要计算行为人年收入对“自由刑”基准罚金刑的调节比例。当行为人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时,罚金刑减少一定比例;当行为人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时,罚金刑增加一定的比例。例如,法律可以规定:当行为人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50000元以内,减少基准罚金刑的10%;当行为人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的50000元以上时,减少基准罚金刑的20%;当行为人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100000元以内,增加基准罚金刑的10%;当行为人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的100000元以上时,增加基准罚金刑的20%。当然,具体的划分数值和调节比例,还需要进一步收集数据进行论证。

  (三)责任罚金刑上限的确定

  1.单处罚金刑时责任罚金刑上限的确定

  在确定好量刑情节对基准罚金的调节比例后,要先用责任刑情节对基准罚金进行调节,从而可以确定“涉案金额”责任罚金刑的上限。

  在单处罚金刑时,要先确定从犯、未遂、未成年人或限制行为能力、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扒窃的调节幅度。然后,利用“同向相加、异向相减”的调节方法,计算出“涉案金额”责任罚金刑上限。这里的计算方法和自由刑的责任刑上限计算方法类似。

  案例1:行为人甲盗窃数额为40000元,并且存在未遂、扒窃、前科等三种量刑情节,被判处单处罚金刑。此案例应当运用罚金刑的涉案金额公式:872.13+0.32×盗窃数额。当盗窃数额为40000元时,基准罚金刑为13672元。在此基础上,未遂、扒窃是责任刑情节,其调节幅度分别为-65%(+1537)、+71%(-2203),所以,甲的责任罚金刑上限为13826元。

  2.并处罚金刑时责任罚金刑上限的确定

  在并处罚金刑时,“自由刑”责任罚金刑的上限即为自由刑取最大值时的“自由刑”基准罚金刑。

  案例2:行为人乙盗窃数额为40000元,存在扒窃、退赔退赃等两个量刑情节,被判处有期徒刑28个月。此案例应当运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120+568×自由刑月数,得到“自由刑”基准罚金刑为16024元(即120+568×28)。此“自由刑”基准罚金刑即为乙的责任罚金刑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在案例2中,如果将迭代公式完全展开,其形式为:120+568×(4.323+0.0006×盗窃数额+1.540×扒窃-1.536×退赔退赃)。从本质上说,责任罚金刑上限应当是不计算“退赔退赃”这一预防刑情节对自由刑月数的影响,从而得到责任罚金刑上限为29.86个月所对应的罚金刑17082元。但是,因为在罚金刑的自由刑公式中,我们直接以“自由刑”作为基准事实,所以,当自由刑的宣告刑为28个月时,我们直接计算28个月所对应的罚金刑作为“自由刑”基准罚金刑。这一做法虽然使得责任罚金刑上限受到了预防刑情节的影响,却大大简化了责任罚金刑上限和罚金刑的计算方法。只要我们在确定盗窃罪自由刑的时候,使得自由刑的宣告刑不大于自由刑的责任刑上限,就不会加大责任罚金刑的上限,只可能减小责任罚金刑的上限。这样做虽然在一些情况下减小了责任罚金刑的上限,但是却保障了被告人的权利。

  (四)罚金刑准宣告刑的确定

  1.单处罚金刑时罚金刑准宣告刑的确定

  在确定好责任罚金刑上限后,综合考虑责任刑情节和预防刑情节对基准罚金刑的影响,利用“同向相加,异向相减”的调节方法,可以得到罚金刑准宣告刑。在单处罚金刑时,预防刑情节包括前科、累犯、自首、坦白、认罪认罚、退赔退赃、行为人年收入等。

  例如,在案例1中,甲存在预防刑情节“前科”,其调节幅度为+9%(+684.27),所以,甲的罚金刑准宣告刑为15741元。

  2.并处罚金刑时罚金刑准宣告刑的确定

  在并处罚金刑时,预防刑情节只有行为人年收入。例如,在案例2中,如果行为人乙的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50000元,罚金刑减少基准罚金刑的10%,则罚金刑的准宣告刑为14421元[即16024×(1-10%)]。又例如,在案例2中,如果行为人乙的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50000元,罚金刑增加基准罚金刑的10%,则罚金刑的准宣告刑为17626元[即16024×(1+10%)]。

  五)罚金刑宣告刑的确定

  不管是单处罚金刑还是并处罚金刑,最终确定的罚金刑宣告刑,都是责任刑罚金刑上限和准宣告罚金刑两者中较小的那个数值。

  例如,在案例1中,甲的责任罚金刑上限为13826元,罚金刑的准宣告刑为15741元,所以,罚金刑的宣告刑应当为较小的责任罚金刑上限13826元。

  又如,在案例2中,如果乙的年收入低于当地人均年收入50000元,乙的责任罚金刑上限为16024元,罚金刑的准宣告刑为14421元,所以,乙的罚金刑宣告刑应当为较小的准宣告刑14421元;如果乙的年收入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50000元,乙的责任罚金刑上限为16024元,罚金刑的准宣告刑为17626元,所以,乙的罚金刑的宣告刑应当为较小的责任罚金刑上限16024元。

  根据上述案例2中两种不同情况的比较可以发现:行为人年收入这一预防刑情节其实只能减少“自由刑”基准罚金刑,而不可能增加“自由刑”基准罚金刑。

  

  【参考文献】

  [1]周光权:“量刑的实践及其未来走向”,《中外法学》,2020(05)。

  [2]吴道霞、刁海璨:“量刑如何规范化:基于盗窃罪量刑案例的实证分析”,《数理统计与管理》,2020(05)。

  [3]文姬:“基准刑调节方法实证研究”,《法学》,2020(02)。

  [4]胡昌明:“被告人身份差异对量刑的影响:基于1060份刑事判决的实证分析”,《清华法学》,2018(04)。

  [5]卢建平、刘传稿:“法治语境下盗窃罪治理模式探究——基于犯罪统计的分析”,《现代法学》,2017(03)。

  [6]胡泽恩:“人工智能背景下的量刑模拟探究”,西南政法大学,2019。

  [7]时磊:“扒窃型盗窃司法认定的实证研究”,吉林大学,2017。

  [8]胡杉杉:“盗窃罪量刑影响因素实证研究”湖南大学,2017。

  [9]王栋:“‘多次盗窃’适用研究”,西南政法大学,2016。

  [10]冉利军:“四川藏汉地区盗窃罪量刑差异的法社会学研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2015。

  [11]向导:“盗窃罪定罪量刑数额标准研究”,西南政法大学,2014。

  [12]洪远:“关于盗窃罪量刑规范化存在问题及对策的调研报告”,广西师范大学,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