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林、白星星: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澄清、辩护与设想

来源:《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2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22-03-09 12:00

  内容提要:基于刑法教义学和事实发生学,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罪过形式应包括故意和过失。该罪行为对象“甲类传染病“的内涵、外延应紧密观照前置法予以把握。由此作出的“甲类传染病“即“甲类以及按照甲类管理的传染病“解释为“平义解释“,非扩张甚至类推解释,并未违背罪刑法定;紧密观照前置法所作司法解释与刑法修改,体现了将“罪刑法定性“与“现实回应性“、“原则性“与“张力性“、“形式正当性“与“实质正当性“结合的刑事法治观。现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法还应在罪刑阶梯设置和罚金刑增设等方面予以完善。但完善前,出于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和满足预防需要,特定情形的妨害传染病防治行为可论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妨害传染病防治行为罪名认定所涉的“行为场所“等问题也需在转变观念中解答。

  全文详见《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2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