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法学网

主办:西南政法大学量刑研究中心 协办:北京天驰君泰(重庆)律师事务所

讲座实录|“刑法中的罪过原则及其适用”主题讲座

发布日期:2021-03-25  发表于: 西政法学院研究生会  著者:  浏览次数:

  2021年3月23日星期二14:30,法学博士、重庆大学法学院教授、法理学与刑法学博士生导师陈忠林老师莅临我校法学院,于敬业楼3031以“刑法中的罪过原则及其适用”为专题进行学术讲座。讲座由梅传强老师主持,参与讲座的有袁林、张武举、陈小彪、林信铭等老师以及刑法、刑诉法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

  陈忠林教授讲授罪过原则

  

  陈忠林教授主要通过两大部分对“刑法中的罪过原则及其适用”进行讲授。第一部分介绍什么是刑法中的“罪过原则”以及该原则的基本内容,第二部分具体阐述罪过原则适用问题。

  “罪过原则”的基本内容

  首先,陈忠林教授从“罪过”的词源出发,列举了德国、日本关于“罪过”的表述,也介绍了该原则与我国的主客观相一致原则的关系,为后续理解和认定我国刑法中的“罪过”原则奠定基础。陈忠林教授认为,“罪过”实质上是以主体对犯罪行为的认识与控制状态为内容的客观事实。其具有以下三种表现形式:一是主体实施犯罪行为的心理态度;二是刑法要求犯罪行为主观方面必须具备的内容;三是支配行为人实施具体犯罪行为的心理状态。陈忠林教授认为,从主体、主观方面出发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要求,只有从主体的主观方面出发,才可能理解客观方面,即从主观到客观,因为人的行为都是从自己的内心需要和心理出发的。但是,应当注意注重“罪过”并不等于主观主义,其是立足于客观事实的,是客观主义的。陈忠林教授进而提出,犯罪构成要件体系中,主体要件是第一要件,主观要件是核心要件,离开了故意与过失,构成要件就难以顺利进行。因此,我们应当立足于客观事实,从主体、主观方面出发,并以此为核心认定犯罪。其中,客观事实是指行为人的犯罪行为所涉及的事实。

  关于“罪过原则”的基本内容,陈忠林教授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主观罪过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此处的“主观罪过”是广义上的罪过,是行为人对整个法秩序的心理态度,也是刑法区别于其他部门法的依据。陈忠林教授分别从法律规定和事实两方面对该观点进行了阐述。第二,主观要件的内容及其实现程度是认定犯罪性质及其表现形态的法定依据。此处的“主观要件”是刑法层面的,其内容是刑法条文中所明确规定的,因而其是法定标准,不同于事实标准和司法标准。并且,陈忠林教授在该部分中讲到,理论上的“违法性”并不是法定标准,构成要件理论也不是认定犯罪的法定标准。第三,主观罪过的内容及其实现程度是决定行为刑事责任有无、大小的事实依据。此处的“主观罪过”是具体事实层面的,是具体的行为人对其实施的具体的犯罪行为的心理态度。陈忠林教授同样从法律规定和事实根据两个方面阐述该观点,且对主观罪过为何能够决定刑事责任的有无、轻重以及刑事责任的类型都作了详细阐述。

  

  “罪过原则”的具体适用

  其次,陈忠林教授通过以下三个问题对“罪过原则”的具体适用进行了详细阐述。第一,如何理解主观要件中的“明知”和“应知”?陈忠林教授认为,“明知”和“应知”分别是故意和过失的本质。“明知”指行为人对整个犯罪行为的整个发展历程和结果有明确、具体以及正确的认识。迷信犯之所以不成立犯罪,原因在于其不具有正确的认识。第二,如何认定“明知”和“应知”?陈忠林教授认为,应当从事实依据和逻辑依据两方面进行,事实依据如主体义务、能力、主体(应)控制的客观条件的性质等,逻辑依据则是“三常”(常识、常理、常情)。陈忠林教授还提醒,应当注意“三常”中的“常情”是令人信服的,注意其与民意的关系。第三,如何认定主体的刑事责任能力?陈忠林教授认为,应以一般人标准为基础的特殊人标准。

  陈忠林教授进行答疑解惑

  

  在陈忠林教授讲授的过程中,老师同学们也存在一定的疑问,他们积极与陈老师进行探讨。如陈小彪老师提问:“如何看待反对从主观到客观的学者所提出,云南杜培武杀妻案这一冤假错案就是从主观到客观所造成的观点?”陈忠林教授认为,这是学者们将认定犯罪与查明、证明犯罪相混淆而形成的错误观点,其认为从主观到客观是建立在犯罪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即从主观到客观是对认定犯罪而言的,而在证据方面和在查明、证明犯罪中,要从客观到主观。因此,杜培武一案并不能证明从主观到客观就是错误的,该案之所以成为冤假错案是在查明犯罪时没有坚持从客观到主观。

  

  

  张武举老师也提出疑问,即罪过的内容如何界定。陈忠林教授认为,以故意犯罪为例,故意中的“明知”的内容就是行为人主观罪过的内容。

  林信铭老师提出,在三阶层理论中,在构成要件部分,有构成要件的故意或过失,此是针对客观事实的,而在责任阶层也存在故意和过失,此则考虑的是行为人的内心良知,那么我国的故意和过失是否也考虑了行为人的内心良知。陈忠林教授认为,“明知”和“应知”应是行为人对行为事实和社会危害的认识。且三阶层存在不知行为人的认识和控制能力而能确定行为人“明知”的问题,即未将行为人的能力等纳入构成要件,如何能够确定行为人的能力和“明知”“应知”。